<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五首“桃源詩”,道出沈家本的家國情

              2021-04-08 09:10: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從這幾首提到桃源的詩,可以體會出沈家本思想、感情的變化與成熟。隨著光陰流逝,他從一個充滿幻想與激情的青年,成為了一位審時度勢、憂國憂民的老人

              沈厚鐸

              1859年,沈家本遇上了生平第一次生活考驗。這一年,太平軍席卷全國,英法聯軍逼向北京。沈家本的父親被簡放到地勢偏遠、經濟落后的貴州安順。為了躲避戰火,沈家本第一次挑起家庭重擔,奉母攜弟往西山避難。

              聽說僧格林沁在通州擊退英法聯軍,北京可以安全度日,沈家本又帶領全家回到京城。到家不久,才知其實不然,只得再次逃難。

              這天是清咸豐九年八月初九(185995日)。沈家本以五律《初九日復出都感賦三章》記錄了自己的心境:“剛報平安火,星躔遇角張。將才推衛霍,國是問汪黃。幸陜思唐室,征遼感宋皇。艱難膺重寄,宏濟仗賢王。竟賣盧龍塞,空聞血戰鏖。乘軒難使鶴,升木孰教猱。密畫中行策,虛持屬國旄。鳳城天尺五,雜虜任游遨。刁斗嚴軍令,勤王尚有兵。前茅孫叔將,細柳亞夫營。感慨誰投筆,阽危欲請纓。桃源何處是,山墅計行程。”

              此詩首聯用“平安火”“遇角張”比喻當時的戰爭局勢。意即:剛剛傳來平安的消息,就遇上了角宿星座在南方的天空張開這一不祥之兆。接著,詩人就用一系列歷史典故批評朝廷用人不當造成國家危難的局勢,表達了“感慨誰投筆,阽危欲請纓”的悲憤與無奈。帶領全家為躲避災難而出行的詩人不禁發問,何處才是亂世中的桃源呢?可以看出,沈家本正是把虛幻的桃源看作理想境界,反襯出對現實的不滿與無奈。

              1861年,沈家本奉父命舉家赴貴州。從三月二十六日啟程到五月中已近兩月,舟船勞頓可想而知。當時,常德地區大水為患,行船緩慢。沈家本在五月十四日的日記中寫道:“望日,晴。上水無風,新水流甚,舟行較遲。將近常德,十里開口水流須渡至對岸,行道較遠五里許。酉刻抵常德府南門外馬頭,泊。”

              當晚宿于船上,上岸就餐,沈家本也小小開了眼界,平生第一次吃到了珍貴的鰣魚。于是,他賦詩《五月望日武陵縣舟次食鰣魚》以記之:“名辨當魱箋爾雅,榴花紅處薦櫻廚。不知當日仙源里,也有嘗新異味無。”

              這首詩說,詩人以前只是在鄭玄箋注《爾雅》中知道有鰣魚這稀世美味。只有石榴花開的時節,櫻筍之廚才能烹飪如此佳肴。身處常德碼頭,品味著美味珍饈,自然想起《桃花源記》中的武陵人是否也有此種美食際遇。

              也是在這一年年底,沈家本父親沈丙瑩署理的銅仁知府的正缺到任,沈丙瑩只能交出銅仁知府的印信離任了。沈丙瑩因是朝廷命官,沒有得到朝廷的指示,只能留在貴州待命,于是沈家本根據父親的安排再次奉母攜弟往長沙暫住。

              又一次經過常德,沈家本感慨萬千,寫下《十二月初八日由銅仁赴長沙道中作》以抒情懷:“又別盧陽去,悤悤逼歲華。宦途成苦海,流寓當還家。塵世風波惡,江湖日月賒。桃源經兩度,洞口鎖煙霞。”

              盧陽,貴州銅仁府的別稱,因唐代曾置盧陽郡于此而得名。此詩首聯兩句“又別盧陽去,悤悤逼歲華”描寫了生活現實。其實,沈家本并沒有兩次離銅仁的經歷,只是敘說了這次新任的銅仁知府,急于遷入府邸,迫使沈丙瑩一家倉促搬離的現實。

              下文中,他道出了滿腹不悅,因協助父親辦理了府中所有事物,他也親身經歷了一場宦海游泳,體驗了府署事務的繁忙、人際關系的復雜與險惡、清官難當的艱辛,進而有了“宦海成苦海”的體驗。

              這或許對沈家本未來的宦海人生大有裨益,但這不是他內心的理想生活。他向往桃源的靜謐、安詳、自由,但這是無法實現的,就如桃源永遠只是煙霧縹緲幻想。從這首詩,可以看出,銅仁這番經歷,使他對社會生活有了切實的體驗,對“桃源”也有了更現實的認識。

              同治四年(1865年),沈家本已經在刑部當差一年了,但他還沒有舉人的頭銜,進階是不可能的。為此他除了工作之外,日夜攻讀,準備回鄉趕考。他請好假,準備六月中旬南下。可偏偏趕上這一年閏五月,他只能推遲一個月出發。

              農歷五月初五是端午節。按照傳統習慣,即使閏月,同一個節日也不會過第二次。閏五月初五,本是個平常日子,歸心似箭的沈家本卻創出了個“閏端午”并寫了一首頗有趣味的七言絕句《閏端午》:“風景桃源信有諸,者番好結白云居。赤靈符是仙人佩,今歲山中兩度書。”

              詩人相信桃源是個風景美好的地方,這次卻要尋找神仙住的地方。“白云居”出自唐代文學家陳子昂《酬暉上人夏日林泉》中的詩句:“聞道白云居,窈窕青蓮宇。”這里沈家本借用“白云居”將陳詩詩意帶入,不僅有追求佛道,向往遠在天邊的白云居、青蓮寺(這是在向往那盼望已久的科場勝利)之意,更是追求陳詩“釋塵事勞,從君襲蘭杜”意境。

              尾聯中,“赤靈符”是舊時佩掛在胸前以避災邪的符箓,民間有端午制赤靈符驅災辟邪的風俗。“仙人佩”則出自宋代史達祖的詞《蘭陵王·漢江側》:“漢江側。月弄仙人佩色……”后世凡此類玉制人形配飾,皆曰“仙人配”。“赤靈符是仙人佩”是說這“閏端午”不必再制“赤靈符”,一件“仙人配”的掛件就可以代替。

              最后,沈家本又借宋代詩人葉紹翁《寄趙眉翁·兩度馳書未報音》的詩意,表達自己的第二次決計南歸考試遲遲不能成行的急切心情。

              咸豐十年(1860年)沈家本曾準備回浙參加鄉試,因為太平軍席卷江南,道路阻遏而未能成行,失去了一次進階舉人的機會。這次南歸,雖沒什么阻隔,卻因為閏月,推遲了行程,總是有些郁悶。南歸必是要與父母親朋通信告知,故而是“兩度書”。顯然,這首詩中的“桃源”已經是“風景”了。

              沈家本最后一首提到“桃源”的詩,是他脫離政壇之后所作的《小園詩二十四首》之二《桃》:“嫣然一樹倚東垣,露蘂煙梢護畫旛。海內風塵還未息,不知何處是仙源。”1912年,民國政府動蕩不安,政府閣員似走馬燈換來換去,國家不得太平,百姓不得安寧。退出政壇的老人與世無爭,但憂心忡忡。他在自家花園閑賞,卻聯想到國家的安寧。詩中的“仙源”已經不是一處美景,而是一個安定、富強的國家。

              從這幾首提到桃源的詩,可以體會出沈家本思想、感情的變化與成熟。隨著光陰流逝,他從一個充滿幻想與激情的青年,成為了一位審時度勢、憂國憂民的老人。他對于一個安寧、強盛之國的期盼與深情,著實令人感佩。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