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詩人葉賽寧的四段婚姻

              2021-04-08 09:08: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孫越

              蘇聯詩人葉賽寧(1895-1925)出生在俄羅斯梁贊省的農民之家。他天生秀美英俊,一頭金色卷發很是撩人。他孤傲不羈,多愁善感,敏銳多思,具有罕見的文學天賦,被譽為新農民詩和抒情詩旗手和意象主義詩歌代表。

              1912年,葉賽寧去莫斯科討生活,有人給他介紹了一份印刷廠的工作。葉賽寧被錄用了,先做搬運工,后做校對員。不久,他便同印刷廠的股東之一伊茲利亞諾娃小姐混熟了。

              伊茲利亞諾娃比葉賽寧大4歲,她理解葉賽寧對詩歌的向往,他們漸漸相愛了。1914年年初,葉賽寧與伊茲利亞諾娃小姐結婚,在市中心的謝爾布霍夫斯克大街租了間房子,過起了小日子。當年12月,他們的兒子尤里出生。

              但好景不長,葉賽寧厭煩了瑣碎的家庭生活,開始夜不歸宿,游蕩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之間,每個月給不了家里幾塊錢生活費。1916年,葉賽寧出版第一本詩集《掃墓日》。翌年,他又發表了不少詩作,在詩壇小有影響。而作為丈夫,他卻從家中隱退了。

              1917年夏季,葉賽寧給《人民事業》報寫稿,常去編輯部,結識了年輕美麗的打字小姐賴赫。她生于1894年,比葉賽寧大一歲,葉賽寧為她神魂顛倒。1917年秋冬之交,他們便在沃洛格達省的東正教教堂舉辦了婚禮,定居彼得格勒。

              葉賽寧無固定收入,賴赫收入穩定,她便用自己的收入保證葉賽寧的創作。但葉賽寧沒多久就開始酗酒、徹夜不歸,還對懷孕的賴赫施暴。

              1918年,賴赫返回奧廖爾省娘家分娩,葉賽寧則遠走莫斯科與一群單身漢合租公寓居住。他每天的生活就是酗酒、女人和寫詩。賴赫生下女兒塔季揚娜后,抱著孩子去莫斯科找葉賽寧,但剛下火車就被葉賽寧趕回了娘家。后來,葉賽寧下跪求寬恕,他們才和好。不久,賴赫再次懷孕,葉賽寧又拳腳相加,賴赫再次離開葉賽寧回到娘家,從此再沒回頭。

              192110月,賴赫與葉賽寧正式離婚。葉賽寧后悔與賴赫離異,他寫下大量詩作表達痛苦與悔悟,其中最著名的詩篇莫屬1924年創作的《致女人的信》。賴赫為葉賽寧的詩所感動,就去找他約會。葉賽寧與賴赫的約會一直持續到1925年葉賽寧死前。

              就在葉賽寧為與賴赫離婚而感孤獨苦悶之際,文學秘書賓尼斯拉夫斯卡婭將他接到家中小住,她用溫情撫慰他。賓尼斯拉夫斯卡婭與葉賽寧相識于1920年年底。那時,葉賽寧與賴赫的婚姻亮起紅燈,葉賽寧終日酗酒,情緒頹廢,周末在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館里讀詩,引起賓尼斯拉夫斯卡婭的注意。

              他倆熟識之后,葉賽寧常在她家借宿,賓尼斯拉夫斯卡婭愛上了葉賽寧,毛遂自薦擔任他的文學秘書,替他跑出版社送稿件和領稿費,也管理葉賽寧的生活,如限制他喝酒等。葉賽寧婉言拒絕了賓尼斯拉夫斯卡婭的愛,理由是自己無法控制家暴,不想傷害她。

              192110月,葉賽寧和第二任妻子賴赫分手的當月,便結識了美國來的舞蹈教師鄧肯。那時,蘇維埃教育人民委員盧那察爾斯基建議鄧肯在莫斯科開辦舞蹈學校,還答應她蘇維埃政府會給予資助。鄧肯便留在莫斯科辦學。

              鄧肯業余時間喜歡與流浪的作家、詩人和藝術家們混在一起,她在莫斯科流浪藝術家聚集地與葉賽寧相識和相戀。沒多久,葉賽寧便搬去鄧肯莫斯科郊外的豪宅與她同居。

              葉賽寧和鄧肯年齡相差18歲。他倆于192252日結為夫妻。登記結婚不久,兩人便攜手周游歐洲與美國。鄧肯在歐美如日中天,而葉賽寧卻鮮為人知,于是在別人眼中,他便成了鄧肯的跟班與附庸,這讓葉賽寧感到巨大的心理落差。

              婚后沒幾天,葉賽寧就犯了老毛病,他開始酗酒,并在酒后毆打鄧肯,還夜不歸宿。葉賽寧和鄧肯于1923年結束歐美之旅返回莫斯科時,兩人的關系已壞到無法修復。一個月后,鄧肯放棄辦學孤身返回美國。這次,葉賽寧沒做她的“附庸”。

              葉賽寧與鄧肯的結合,對賓尼斯拉夫斯卡婭造成巨大傷害。她患上了精神癥,被迫住院治療,但內心深處一直期盼葉賽寧回歸。

              葉賽寧最后一任妻子,是俄羅斯文豪托爾斯泰的孫女托爾斯塔婭。說來也巧,和賓尼斯拉夫斯卡婭一樣,托爾斯塔婭和葉賽寧也是在莫斯科市中心那家咖啡館相識的。

              那時,托爾斯塔婭對葉賽寧的名字早有耳聞,眼見到詩人,她異常興奮。有一次,他們在一起讀詩,相處得歡快愜意。托爾斯塔婭見時間不早,便起身告辭,葉賽寧送她。這次相送決定了他們的命運。托爾斯塔婭對葉賽寧幾乎一見鐘情,她愛他既毫不猶豫又完全徹底。

              19256月,葉賽寧與托爾斯塔婭同居,托爾斯塔婭覺得幸福極了。葉賽寧不久便向她求婚。他逢人便說未婚妻是文豪托爾斯泰的孫女。他們的婚禮于19256月在莫斯科舉行。賓尼斯拉夫斯卡婭聞訊再度陷入深深的孤獨與巨大痛苦中。

              托爾斯塔婭在婚后沒多久便開始籌備出版《葉賽寧選集》。但婚后的葉賽寧卻厭倦了和托爾斯塔婭在一起的生活,認為婚姻生活消磨了文學激情。他經常喝得酩酊大醉,招人來家聚會或者離家不歸。

              19251227日,葉賽寧背著托爾斯塔婭前往列寧格勒“尋找新生活”。他行前給賓尼斯拉夫斯卡婭寫信,希望她來見面,但遭拒絕。次日,葉賽寧便在酒店內自縊身亡。得知丈夫的死訊后,托爾斯塔婭不勝悲傷,幸虧她立即全身心投入搜集和整理葉賽寧手稿和檔案資料的工作中,精神和肉體才不至于徹底崩潰。

              1926123日,賓尼斯拉夫斯卡婭在莫斯科瓦甘科夫墓地的葉賽寧墳前寫下遺書。她寫道:“這座墳塋對我彌足珍貴。”寫完,她便開槍自盡了。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