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多國立法開征“數字服務稅”,意味著什么

              2021-04-01 09:22: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盡管多個國家已經通過了關于數字服務稅的立法,但各國的立法和執法經驗表明,搭建數字服務稅法律框架存在多個難點

              視覺中國

              王凱

              數字服務稅是指以數字服務的營業收入為課稅對象的稅種。隨著近年來數字服務業在數據、電商、游戲、影視、科技等領域的多樣化發展,數字服務業在各國經濟的重要性不斷增加,多國政府希望對數字服務的營業收入進行征稅。

              數字服務的出現為各國稅法體系帶來新挑戰

              實踐中,提供數字服務的企業的實際運營地和購買其數字服務的消費者所在地有可能位于不同的國家。因此,傳統稅法中用于判斷企業是否在某國或某地區具有納稅義務的“常設機構”這一概念,有可能無法被有效地用于判斷某企業是否有義務繳納數字服務稅。

              在多國的現行稅法框架下,用戶所在地的稅務部門有可能難以要求此類企業對于數字服務的營業收入繳納稅款。而企業也更傾向于選擇在稅率較低的國家或地區進行注冊和實際運營,這一現象加速了各國數字服務稅的立法。

              迄今為止,已有包括英國、法國、意大利等國家通過立法的形式將數字服務稅納入本國稅法體系。

              譬如,英國政府自202041日正式開始征收數字服務稅,其課稅對象是通過提供搜索引擎服務、社交媒體服務以及在線商城服務這三類服務而獲取的且源自英國用戶的營業收入,稅率為2%。如果其企業年度營業收入超過5億英鎊,且其中超過2500萬英鎊的營業收入源自英國用戶,則該企業應繳納數字服務稅。

              再譬如,法國政府對于201911日后的兩類數字服務營業收入征收數字服務稅。其稅率為3%,課稅對象則包括:用戶間聯絡和互動的平臺類服務、基于用戶數據的廣告服務。

              多國有望在今年中期達成數字服務稅協議

              近年來,二十國集團(以下簡稱G20)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以下簡稱OECD)始終致力于將數字服務稅納入新的國際稅收計劃。但時任美國財政部長于2019123日提出的對于安全港規則的要求,導致這一過程長期以來停滯不前。根據安全港規則,若國際稅收計劃得以通過,美國企業將有權選擇不遵守這一計劃中的“支柱一提議”。近期,美國政府對于數字服務稅的態度轉變,有望使得此前曾停滯不前的由OECD主導的數字稅征收計劃獲得進一步的進展,并促成各國在今年中期達成數字服務稅協議。

              根據G20官網消息,在226日舉行的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中,面對全球化與經濟數字化帶來的新挑戰,與會者對于改善現行國際稅收制度的緊迫性加以關注,并對于致力于在2021年中期前完成一個全球性的并基于共識的稅收解決方案達成一致意見。

              此外,根據新華社報道,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此次會議上表示,美國將放棄對于安全港規則的主張。德國財政部長和法國財政部長均對美國的態度轉變表示了認可。

              據報道,在316日,歐盟委員會負責經濟與財政事務的執行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對于美國的這一態度轉變表示歡迎。東布羅夫斯基斯稱,歐盟自身的數字服務稅征稅規則也將在2021年中期之前完成,并能夠與OECD的規則互補且與WTO的規則共存。同時,他也希望能夠從2023年開始將這一稅收用于輔助歐盟的運行。

              搭建數字服務稅法律框架尚存多個難點

              盡管多個國家已經通過了關于數字服務稅的立法,但各國的立法和執法經驗表明,搭建數字服務稅法律框架存在多個難點。

              其一,數字服務的定義需要明確。

              課稅對象是用于區分不同稅種的判斷標準之一。就數字服務的定義而言,已有的數字服務稅立法往往通過列舉的方式確定課稅對象的具體種類。但在實際的執法過程中,稅務部門仍然有可能需要結合實際情況判斷某項服務是否屬于數字服務。

              譬如,英國數字服務稅的課稅對象包括通過提供社交媒體服務所產生的營業收入。此處的社交媒體服務是指對于用戶所創造的內容進行分享的服務,這一內容分享應構成此類服務的重要特征。而在判斷在線游戲服務的營業收入是否應被納入社交媒體服務的范圍之際,立法者則要求稅務機構采取個案分析的方式判斷用戶所創造的內容是否是在線游戲服務的重要構成部分,進而判斷是否對提供在線游戲服務的企業征收數字服務稅。

              這意味著,如果稅務機構認為在線游戲用戶間的聊天功能是此類游戲的重要構成部分,且其年度營業收入和英國國內營業收入均符合法定最低額度,則提供此類在線游戲服務的企業就應繳納數字服務稅。

              其二,應避免雙重征稅。

              雙邊或多邊稅收條約能夠有效避免雙重征稅的可能性。盡管有觀點認為,OECD尚未在現行計劃的“支柱一提議”部分提供足夠的細節,但近期的新聞表示,由OECD主導的數字稅征收計劃以及歐盟內部的數字服務稅計劃均有可能在今年中期出臺,這無疑為各國提供了積極的信號。

              此外,如果某項服務在被認定為屬于數字服務的同時,其營業收入有可能被認定為屬于其他稅種的課稅對象,也應關注是否有可能出現類似問題。

              數字服務稅的特殊性使得雙重征稅問題不容忽視。當下,多國稅法往往允許位于本國的跨國企業就已向其他國家繳納的稅款,通過已納稅憑證獲取稅收抵免。但由于數字服務稅的課稅對象是“營業額”,并非“所得額”,所以稅務機構在針對數字服務的營業額征收數字服務稅后,仍將對于數字服務的利潤征收所得稅。若通過將營業額和所得額同時納入稅收抵免對象的方式解決潛在的雙重征稅問題,則有可能減少企業所在國的稅收收入。

              數字服務稅與所得稅共存的法律框架已在多個國家形成,因此有必要通過合理的方式避免雙重征稅的可能性。

              其三,需應對好成本轉嫁問題。

              盡管數字服務稅仍屬于一種新興的稅種,但由于數字服務稅往往涉及大型跨國企業,消費者在供求關系中很有可能處于劣勢地位。因此,在提供數字服務的企業與購買數字服務的消費者之間,很有可能出現成本轉嫁問題,即數字服務稅最終因企業提高服務費用而由消費者承擔。

              事實上,在英國開始征收數字服務稅后,多家提供數字服務的企業均提高了針對英國客戶的服務價格。這也意味著,數字服務稅法律框架的制定,應結合各國國情,對多方因素進行評估,確保企業與消費者的利益得到合理的平衡。

              各國的數字服務稅立法進展有所不同,對于數字服務稅的態度也有所差異。

              近年來,英國、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不斷推進針對電商行業的增值稅立法。

              電商服務與數字服務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有觀點認為,可以通過征收數字增值稅的方式避開數字服務稅立法的多個難點,即在出售數字商品或提供數字服務之際征收數字增值稅,這一方式有可能與各國現行消費稅立法相兼容,無需為此重新立法。

              隨著數字經濟的到來,國際稅收體系的新一輪調整不可逆轉。多國開始征收數字服務稅意味著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提供數字服務的跨國企業均有必要對這一現象進行思考,以在數字經濟時代更好地繼續發展。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