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當我們評價文藝作品“挺好的”,我們在說什么?

              2021-04-01 09:18: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董彥斌 

              有的人終其一生,總是被俗事所擾,沒能奉上一部美而善的作品。只要他的心靈里給美而善留了空間,只要他沒有被污濁的空氣所染,只要他內心有信念,他都要為自己和時代嘆一口氣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又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盡善,于我而言印象至深。吾鄉山西杏花村,其古時官方學名之一,即為盡善村,其上又為盡善里。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七八里地外的親戚來趕廟會,猶言“來盡善”,可見盡善村名在周邊之深入人心。伯父和父親亦于上世紀80年代開辦一家小酒廠,名為“盡善酒廠”,是為致敬盡善村之名,其酒名曰“盡善大曲”,惜乎1998年,酒廠停產。

              讀論語讀到孔子談盡善盡美,想到故鄉古稱盡善村,不免感到大傳統與小傳統之相遇。故鄉有許多寺廟,例如有關帝廟,但卻沒有孔廟,這表示鄉民們日常親近的諸神中,似乎沒有孔子的在場。想見孔子,要去幾十里外的汾州府城兼汾陽縣城。

              可以想見,盡管儒家倫理和觀念籠罩著這座鄉村和小鎮,但是鄉民們真切而直接地感受到孔子的機會,不像我們想象中那么多。然而,孔子的話頗有些彌散大地和潤物無聲的感覺,盡善之為村名,便是一例。

              孔子談盡善盡美,來自他的音樂評論。

              就音樂而言,或更進一步,就藝術而言,盡美表示形式美。有動聽的旋律,有協調的樂器,有宏大的樂隊或者清新的演奏者、演唱者,以至于有美好的舞臺,這都是音樂上的形式美。我猜想,音樂于生物而言,是有通感的,一首好聽的樂曲,不僅人類大體上都覺得好聽,有大致相同的一雙耳朵,即使是動物,恐怕也覺得悅耳,甚至植物也能夠感受到協調的旋律。

              反過來說,噪音會引起共同的煩躁。最難滿足的當然是人類的形式美,或者說,人們不但欣賞形式美,也在創造形式美,對于人類來說,其所追求的形式美,可以是大眾的,即協調眾耳,也可能是小眾的,只追求得到一小部分的欣賞。聽懂小眾音樂,不僅需要花耳朵,還要動腦子。然而,天才造就的極致形式美,總能遇到知音。

              盡善表示內容好、內涵好。一首歌讓思鄉的人感受到了故鄉,讓念愛的人感受到了愛,讓走路的人感受到力量,讓失落的人感受到安慰,都是內容好。

              韶樂是孔子熱愛的、據傳為舜時代的音樂,祖述堯舜的孔子在聆聽樂曲前,本來就懷著深深的敬意。在我們今天,能夠感知到的舜是一種傳說,因為無任何實物證明證實了舜的存在。然而,孔子時代卻沒有這樣基于科學的迷惑,而是有一種準信仰般的虔信。

              博學如孔子,不僅讀尚書以知舜,還從各方面去感知舜,讀到和了解到或許在我們所知千倍以上的舜的信息,而且將其奉為頂禮膜拜的圣人。當孔子正襟危坐地聽韶樂時,他聽的是悅耳的旋律,也聽的是先賢的贊美詩。

              今人聽歌常常躺著聽,為的是放松。孔子聽韶樂則是莊敬的姿態,何止于不放松,簡直就像在閱讀音樂版的典籍。當孔子從中感受到信仰般的美好時,他點評道:形式美上,盡美了;內容上,盡善了,好極了!

              或許孔子同時聽了周武王的武樂。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從孔子道統的譜系來說,堯舜文武本是一個序列——越過了夏和商。然而,武雖在這個序列里,自不能與舜并列。

              也就是說,我們猜想,正因為孔子更致敬于舜,所以肯定了韶樂的盡美盡善,但是又不能將武并列于舜,所以評論武樂只盡美而不夠盡善,內涵上還不夠到位——可能這只是在對比上來講的。或許拿著武樂和孔子所在魯國的一般音樂比,武樂又是盡善盡美了。但是,借著對比韶樂和武樂的機會,孔子提出了幾種分類和幾種境界,自然是極好的。

              不美又不善,美而不善,善而不美,美而善,盡美而不盡善,盡善而不盡美,盡美又盡善,這就是基本的七種類型。

              不美又不善,這種最初級的狀態,事實上卻最普遍。不美是更普遍的,藝術家之所以出色,就是因為他能創造出形式美,一般人能有審美水準已屬難得,自己要擁有創造形式美的天賦和技能,實屬不易。有的有天賦而無訓練,更多的無天賦亦無訓練。

              嚴格來說,不美又分為普通和丑。在音樂里,噪音就是一種丑,但是,以孔子的溫和來說,討論丑是一件失于殘忍的事。無論如何,普通和平庸最多,這就是不美。

              善,似乎容易,但這樣又低估了善。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我愛你”,不是把“我愛你”復制一千遍——這不是內涵好,只能說是敷衍。所以,用心的善、關心的善、真誠的善,也不易達到。由此,不美不善確乎多也。我們素常所見的,恰好最多的就是不美又不善。

              美而不善和善而不美,是一般藝術品當中的常見樣態,大致相當于我們常說的“挺好的”。我們在日常里感受到這一類的作品,已屬路遇芬芳。例如,忽然聽到一首歌,不必太動聽,卻能緩解疲憊、慰藉心靈,隨即受到觸動,打算發給熟人分享。

              想來,在紙媒時代,一張辦得不錯的報紙上,充盈著的也是這樣的作品——作者用了心,編輯用了心,沒有被一般的粗陋詞匯、理念和語言所占領,已屬難得。有的有形式美,有的有內涵美,我們已經可以在內心對作者說聲“謝謝”,因為他已經抗拒了平庸,花了心思給世界奉上一絲馨香。

              美而善,這就是一位優秀作者的很少有的杰作了,只有天時地利人和都成就時才能實現。有的人終其一生,總是被俗事所擾,沒能奉上一部美而善的作品。只要他的心靈里給美而善留了空間,只要他沒有被污濁的空氣所染,只要他內心有信念,他都要為自己和時代嘆一口氣。

              確實,除了自己,時代負有責任。當時代總是給大多數的人制造不安和艱辛時,能夠跨越時代的勇者和智者總是極少數。

              盡美而不盡善,孔子所論武樂是如此。雖然苛責武樂,但盡美也是難得的極致。盡善,那就是凝練了相當能夠引發共鳴的內涵美。盡美盡善,那就是殿堂極的作品,所謂傳世之作,所謂宗師之作,蓋指此也。

              不要說盡美盡善不易達到,就是美善兼有也很難達到。由此,盡美盡善經孔子一說便成成語,也成為人們所眺望的理性之境。而實際上,美而善,就可以構成一般意義上的目標了。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