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尋書的樂趣

              2021-04-01 09:16: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我對收藏電子書已沒有任何興趣。因為如果書不是在書架上,我是很少想讀的

              朱航滿

              《新文學史料》雜志2021年第1期刊登了《周作人1945年日記》,系周作人的后人周吉宜和周一茗共同整理。周作人的日記,我一直關注。近年來,周吉宜陸續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刊登由他整理的周作人日記,中國作家協會每期寄贈這份由現代文學館承辦的研究刊物,故而得以讀到。

              也是幾年前,經魯迅文學院王彬老師介紹,有幸與周吉宜有過一面之雅。周先生告訴我,他已經將祖父周作人的日記全部整理完畢,交給北京一家出版社,但遲遲未面世。幾番催問,出版社又不愿意放棄。

              幾年過去了,周作人日記的整理稿依舊未見音信,倒是周吉宜整理的年度日記陸續在刊出,對于知堂迷和研究者來說,也是佳音。

              我沒有訂閱《新文學史料》雜志,也沒有在網上找到購買渠道。后來想想,三聯書店似乎有售這本雜志。而在我的印象中,也似乎只有這家書店有售賣。

              雜志曾讓我在這家書店消磨很長時間

              春節過后的一個周末,我專程去了北京美術館東街的三聯書店。想想已經數年未曾去過這家具有地標意義的書店了。先是書店裝修,去過一次,吃了閉門羹。后來又遭遇疫情,實體書店大多關門了。現在,實體書店恢復營業,但普遍讀者寥寥,三聯書店亦不例外。

              以前三聯書店一層的雜志,品類最為豐富,我常常會在這里消磨很長時間。因為有些小眾的文藝刊物,除了圖書館,一般是見不到的。但這次到書店,原來擺放期刊雜志的地方,沒了蹤影。

              轉了一圈,在通往地下的樓梯口旁,有幾個架子上有一些雜志,相比過去,少了很多。不過,倒是還有《新文學史料》這一種。

              我立即翻揀了一遍,卻沒有發現第1期的刊物,都是2020年的舊刊。于是找店員查了一下庫存,還有4冊,但架子上沒有。店員親自過來,最后在下面的柜子里找到4本。

              店員告訴我,這本雜志每期進10冊,架子上擺了6冊,沒想到很快就賣完了。這也令我感到有些意外:難道都是沖著這期雜志里的周作人日記?

              在我看來,《新文學史料》是一冊文風清朗又注重資料的刊物。研究現代文學,此刊不可或缺。記得谷林老人曾在書信中多次提到,他晚年每期必買的,便有此刊,且是到朝內大街的人文社去購買。谷林的讀書隨筆,多談現代文學,之所以能談論到位,或許亦與日常的史料積累有關。

              在文字上追求古雅之趣的譯家們

              這次,我還在三聯書店發現了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的《夏濟安譯美國經典散文》。書架上至少還有五六本,我立即從中選了一冊品相最佳者。夏濟安的這冊《美國經典散文》,之前復旦大學出版社曾出版過一冊《美國名家散文選讀》,我在網上下載過PDF版,但也只是收藏在電腦的文檔之中。

              我對收藏電子書,如今已沒有任何興趣。因為如果書不是在書架上,我是很少想讀的。而如果不是紙質書,似乎我也很難有耐心一頁頁讀完電子書。

              說來,我還是通過董橋,知道了夏濟安的這冊《美國名家散文選讀》。雖然現在已經不迷董橋文字,但對于董橋的眼光,我還是十分贊賞的。在鑒賞的品位上,董橋是很不流俗的。他欣賞和推舉的一些人和書,都堪為重視。

              這冊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夏濟安譯美國經典散文》,封底亦有董橋的推薦語,其實乃是董橋小品文章的節選。董橋在文中寫道:“夏濟安先生學富才高,中文典雅,英文博通,天生赤誠。譯筆于是不縱,用情于是合度,譯文于是綿麗;只讀中譯,行云流水,風清月明;中英對讀,琴瑟相諧,鸞鳳和鳴,功夫很深。”

              香港中文大學的這本夏濟安譯本,采用的就是中英對讀本。夏氏筆下的美國散文,倒很像是一篇篇中國古典小品,讀來頗有云霞滿紙之感。這種特別的譯法,其實在當下是稀缺的。這也恰恰說明當下譯家在中國古典文學方面的欠缺。國內當代翻譯界,我印象最深的,乃是法語翻譯家羅新璋和英文翻譯家許淵沖,因他們在文字上極力追求古雅之趣。

              漫步“書庫”如身在學術密林中

              新裝修后的三聯書店,主要在展臺的擺放上發生了一些變化。

              二樓我記得有段時間不開放,改為咖啡館了,現在則又恢復為書店,主要擺放生活和藝術類書籍。地下負一層則全部為書店的賣場,很像一個分類齊全的書庫。漫步其間,如步入學術密林之中。

              一樓的幾個新書推薦展臺還在,其中在入口處最醒目的地方,依然是三聯書店自家出版物的展臺。三聯書店的特別,在于它既是一家出版社,亦是一家實體書店。我記得過去這家書店叫三聯韜奮圖書中心,現在則改成了三聯韜奮書店,但我還是喜歡它的簡稱。三聯書店是有氣魄的,它沒有把這家書店,只辦成一家出版社的門市部,這是了不起的地方。

              在三聯書店的新書展臺上,我還是選了一冊三聯202011月出版的《寄堂叢談》,系清華大學中文系解志熙教授的文學論文集。之所以選了這冊文集,乃是其中有篇解教授回憶與錢鐘書、楊絳夫婦通信的往事,覺得尚可一讀。

              后來讀了解教授的這本論著,感覺其眼界開闊、見解獨特,亦善挖掘資料,少有匠氣。對于錢鍾書先生的文與人,此公均極佩服,且對一些議論詳加辯駁。他議論錢先生的文章,認為“精警透辟、機智風趣、通脫朗爽”。而對于周作人的文章,則認為“工愁善感、低回作態、自我修飾”。此番比較,可見其個人偏好。

              在三聯書店的新書展臺上,此行還選購了兩冊書。一為呂叔湘的文集《書太多了》,一為馬雁的散文集《讀書與跌宕自喜》。前者是商務印書館推出的一個叢書系列,之前已經出版過金克木的《書讀完了》、孫犁的《野味讀書》、廢名的《少年讀書》。很顯然,這套書都與“書”有關,也都是現代以來頗有水準的作品精選。

              之前,我未曾讀過呂叔湘先生的書,這次不妨補課。記得沈昌文十分推薦呂叔湘先生的作品,后來推薦在遼寧教育出版社出版過《呂叔湘全集》。呂叔湘先生是語言學家,也是文章大家,此書中有其寫給外孫呂大年的書信。呂大年后來成為中國社科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的研究員,也是一位讀書種子。中華書局曾出版呂大年的一冊《替人讀書》,薄薄的冊子,十分耐讀。

              馬雁的《讀書與跌宕自喜》系上海文藝新印本。本未曾想買,因馬雁剛剛去世的時候,就買過一冊《馬雁散文集》作為紀念。此次修訂出版的《讀書與跌宕自喜》,與那冊《馬雁散文集》內容基本一致,只是恢復了馬雁生前擬出版的書名,裝幀也更為精致了。馬雁的散文寫得很不像散文,或讀書札記,或流水紀事,或日常隨感,細看卻很有章法與想法。這是十分難得的。更有意思的是,馬雁也讀過呂叔湘的《書太多了》。

              別致的小展覽令人感動

              從三聯書店歸來那日,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偶然看到旅京的一位內蒙古書友,竟然與我同日到訪三聯書店。

              這位朋友在三聯書店選了一冊王鼎鈞的文集《〈古文觀止〉化讀》,還在朋友圈發了一張三聯書店拍攝的照片。那是在一層南側的玻璃櫥窗旁,有一個小小的招貼,上面有沈昌文先生在三聯書店看書的照片。照片上的沈先生,背著雙肩包,頭戴鴨舌帽,臉上還戴著黑色口罩,顯然是時間并不太久遠的留影。

              如今沈公已去,他喜歡的書和書店依然還在。這個招貼畫上有一個標題:“沈昌文和他喜歡的書”,下面列舉了沈公主持和推動在三聯出版的一些叢書和名作,諸如“文化生活譯叢”“新知文庫”“現代西方學術名著譯叢”“日本文化叢書”。招貼畫的旁邊,擺放著沈先生生前出版的《師承集》《師承集續編》和為紀念他的米壽而出版的文集《八八沈公》。奇怪的是,那日我在書店,竟然未曾發現這個關于沈公的細節。

              記得有一次,我去故宮看畫,從北門出來后,直接到了三聯書店。恰巧那時三聯書店在舉辦一個關于王世襄先生的小展覽,有王先生出版的各類著作,還有王先生的一些書法作品。展覽雖然規模很小,但很別致。我在那個小展覽參觀了一番,很為這個舉動而感動。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