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德國動物保護立法的前世今生

              2021-03-25 09:11: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從德國發源的動物保護立法風潮,在全球范圍內越刮越猛,這也讓人好奇德國動物保護立法的前世今生

              俞飛

              據《韓國時報》報道,韓國法務部近日啟動修改民法和民事執行法,正式承認動物是有生命的實體,推動動物法律地位“非物化”。

              此前,《韓民族新聞》報道稱:2000年一起“殺貓”事件的施暴者,以違反《動物保護法》和破壞他人財物罪名,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消息一出,韓國輿論嘩然。

              殘酷虐待殺害寵物卻被法院輕判為損壞財物,令人氣結。但就法言法,法官的判決依據正在于韓國民法第98條規定:動物視為所有者的財產。

              如今,修法已經提上日程,韓國動物保護人士表示:動物法律地位提高后,虐待動物量刑隨之提高,韓國虐待動物現象將得到遏制。

              韓國此次修法,全球動物保護風潮再下一城。百余年來,這股從德國發源的風潮,在全球范圍內越刮越猛,這也讓人好奇德國動物保護立法的前世今生。

              現代世界第一部動物保護法緣何誕生在第三帝國?

              人類歷史上,動物保護法史不絕書。《動物革命》的作者——英國動物權利倡導者萊德指出,公元1635年愛爾蘭通過了歐洲已知的第一部動物保護法。該法禁止從羊身上扯下羊毛,禁止把犁拴在馬尾巴上,因為這是“對動物的虐待”。1641年,馬薩諸塞殖民地通過了北美第一部保護家畜的法律。

              克倫威爾執政時期,他不喜歡血腥的游戲運動——斗雞、扔公雞、斗狗、引誘公牛和奔牛,這些現象在村莊和集市上隨處可見,并與懶惰、酗酒和賭博聯系在一起。1654年,護國公克倫威爾制定英國動物保護法案。遺憾的是,1660年復辟的查理二世很快廢除了這部法律。

              1933421日,上臺不久的德國納粹立法規定禁止“所有屠宰溫血動物而未先經麻醉之行為,不論其系出于故意或過失”,違反者處6個月以下拘役。當年52日,德國刑法中增加新罪名“動物虐待罪”。

              同年816日,剛剛組建蓋世太保的戈林以普魯士邦總理的身份簽署法令,全面禁止動物的活體解剖,這是世界第一部禁止活體解剖動物的法律。

              193311月,德國納粹頒布了現代世界第一部動物保護法——《帝國動物保護法》。這部法律堪稱歐洲歷史上最全面的動物福利法規。禁止諸多對動物的不當對待,包括將動物用于拍攝電影等引起的動物疼痛和健康損害。

              《帝國動物保護法》規定,一般語言所稱的和生物學上所指的生物都應被視作動物。由此,那些認為動物對于人類來講有馴養和野生、高價值和低價值、有益和有害的觀念,統統被破除。

              第三帝國為何對動物表現得如此人道?除了希特勒酷愛愛犬——狼狗布隆迪,戈林是個狂熱的動物愛好者,還有德國納粹意識形態深層背景。

              1936年,德國刑法修正委員會報告大吹法螺,闡述了一番動物保護與“德意志民族精神”“民族感情”的關系:“可以發現德意志民族視動物與自己一樣,都是神所創造的作品,因此,對于動物可以感受到痛苦有所認識且有所考慮。而在動物之中也有特別神圣者,其中以馬為代表。如果說日耳曼人的日常生活有賴于畜牧甚至受其支配,可說是一點都不為過。”

              所謂畜牧生活的美德,正是納粹從“血與土”的意識形態話語中構建雅利安種族優越感的重要一環。納粹吹噓:區別于死敵英法美,源自于黑森林的德國人堅守農業文明,人與自然關系和諧;德意志的民族精神崇尚并努力融入自然秩序,與“生存空間”和諧相處;至于人性和動物性孰高孰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機體秩序的和諧。

              有了種族優越感的加持,傷害動物順理成章上升到傷害德意志民族感情、背叛民族精神、與納粹價值觀對立的高度。最終進入德國刑法典的動物保護條款有三條,分別針對動物虐待、違法動物實驗和無麻醉屠宰,但它們并不是出現在“準財產犯”或者“違反公共秩序”這樣的章節里,而是集中在“民族力之保衛”的“侵害民族道義之精神”部分。

              不出意料,猶太教徒對動物的屠宰方式,正好撞到納粹新法的槍口上。“雖然法律制定的目的并不是直接針對猶太教的屠宰方式,但因為在這種儀式中,動物必須是完全未經任何麻醉者,因此儀式事實上是不可能進行的。”德國刑法修正委員會報告中寫道。屠宰行為違法的猶太人,一律處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帝國動物保護法》授權德國內政部決定“如何屠宰和保管生魚以及其他冷血動物”。1936年,內政部規定出爐,普通魚類、鰻魚、蝶魚、青蛙、甲殼類都有各自的屠宰方法,違者拘留或處150馬克以下罰款。1938年,動物保護作為一門課程開始在德國的公立中小學和大學里教授。

              相關法律先后確立“動物非物”

              1945年,納粹政權覆滅,但是動物保護相關法律卻一脈相承地保留了下來。今天聯邦德國《聯邦動物福利法》,就是以納粹德國的《帝國動物保護法》為藍本,擴充修改而來的。經過多次修訂,該法1322個大條款,粲然大備,被世界公認為動物福利法的典范。

              1900年生效的《德國民法典》第90條:本法所稱的物為有體物。依照傳統解釋,有體物是指除活著的人體之外的,一切為人能夠把握的東西。它既包括可交易物,也包括不可交易的公共物。動物作為一種有體物,當然屬于民法典所界定的“物”的范疇。此后,半個多世紀以來,德國民法學界對于動物屬于物的規定,并無異議。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降,環境保護運動興起,綠黨在政治舞臺上嶄露頭角。“動物權利論”思潮在德國產生了重大影響,德國動物保護主義者以民法典不適當地忽略了動物的特殊性為由,對第90條的規定加以攻擊。

              1990820日,德國議員決定修法,在民法典第90條項下增加了一項規定:“動物不是物。動物應受特別法律的保護,除另有規定外,準用關于物的規定。”在民法典第903條關于“所有權人的權限”的條款中,又加上了“動物所有權人在行使其權利時,應注意有關保護動物的特別規定”的詞句。

              對此,民法學家科拉不以為然:“德國動物保護法已有保護動物的規定,民法此項規定乃‘概念美容’。”民法巨擘梅迪庫斯認為:“雖然動物不再是普通物,但在缺乏特殊規定的情況下,仍應將它們當作物來看待。否則的話,(人)就不可能對動物享有所有權了!有人認為,應將動物當作權利主體來看待,這種看法是荒謬的。”

              半個世紀以來,許多國家將動物權利或動物保護的概念納入憲法文本,例如,瑞士(1973年)、印度(1976年)、巴西(1988年)、斯洛文尼亞(1991年)、盧森堡(2007年)、奧地利(2013年)及埃及(2014年)。比利時、韓國、荷蘭等國,也都在積極討論是否修改憲法,納入動物保護條款。

              當今世界,以憲法位階保障動物已成為修憲的一大熱點。這背后的最大推手,無異又以2002年修改《基本法》的德國最受矚目。

              德國動物保護組織一直認為,法律位階的動物保護法和民法典尚不足以保護動物。在遇到憲法上其他價值保障的情況,如學術自由、宗教自由的保護之下,動物保護的法律位階偏低,法院判決上動物保護始終落于下風。

              為了推動未來法院判決在衡量相互沖突的價值時,一并納入動物保護的價值,動物保護入憲化成為德國動物團體的社會運動目標。

              2002年,時任聯邦消費者保護部長雷納特(綠黨)提出修憲案,將保護動物在基本法當中確定為國家目標。借此,動物保護的法律在有最高法位階基礎的基本法支持之下將可以更有效地執行。

              其實,早在20014月,一個相同的提案曾經在聯邦眾議院提出過,可惜當時遭到反對黨的集體抵制而失敗。次年1月,聯邦憲法法院的一則判決,激起德國朝野熱烈討論,為動物保護修憲事宜帶來一線曙光。

              這一起案件是因德國動物保護組織對于穆斯林清真動物屠宰行為而發。根據伊斯蘭傳統,清真肉販對于動物是在無事先麻醉的情況之下予以宰殺。聯邦憲法法院在判決當中根據基本法中自由執行職業的基本權而認定清真屠宰行為并不違憲,應予保障。判決一出,德國主流社會抗議聲浪不斷。民調指出,百分之八十的受訪者支持將保護動物入憲。

              執政聯盟正好利用這個大好機會順勢再度提出舊案,來個二度叩關。2002年,德國聯邦議會以三分之二的超級多數,將動物保護納入《基本法》第20a條:基于對未來世代的責任,國家在合乎憲法秩序范圍內,經由立法以及依據法律及法之規定經由行政與司法保障自然生活根基與動物。

              新增加的動物,從自然生活根基中單列出來予以保護,針對性與明確性更加強化,有效避免因自然生活根基概念所涉種類的過于龐雜而可能產生的動物憲法性保護失之單薄的狀況。《基本法》修法后,最實質的影響是:德國警察面對動物和人類案件必須一視同仁,無須另設動物保護警察了。

              觀察德國動物保護入憲后的司法判決,可以發現:聯邦憲法法院態度大變,更有意識地納入了新增的動物保護價值。舉例而言,在“文身馬”案當中,當事人主張擁有馬的所有權自由,當然可以在家養的馬身上文身,這與憲法上明文的動物保護價值是否有所沖突?對此,法院判決明確提及:“基本法20a條的動物保護的重要性,以及其應與其他憲法價值作比較。既然動物保護作為國家目標而列于憲法中,則其價值應勝過與其沖突的利益。”

              “不萊梅獼猴”案中,當事人以侵入性方式在獼猴身上進行實驗,法院討論這樣的實驗方式是否與動物保護之憲法價值相沖突。法官明確表示:“基本法20a條納入動物保護的價值,即賦予法院具有對于科學實驗是否符合動物保護的實質審查權限。”

              此后,在諸多案件中,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往往以憲法目標、新興價值為由,認定動物保護在個案當中超越其他憲法價值,成為各國動物保護人士心目中的動物守護神。瑞士全球動物法律協會盛贊:全球具有保護動物的專門法律、同時在民法和憲法中賦予動物新地位的國家,唯有德國而已。

              提升動物保護法律位階,動物保護入憲,這股源自德國的風潮吹到的下一個國家是誰?全世界拭目以待。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