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財經

              深圳個人破產制度落地8個月后

              首位法律意義上的“破產人”出現

              2021-11-18 09:44: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11月8日,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深圳中院”)裁定債務人呼某破產,全國首位法律意義上的“破產人”產生。呼某將進入為期3年的免責考察期,期滿后可免140萬元債務。

              今年3月1日起,全國首部個人破產法規《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實施。按《條例》規定,通過免責考察期后,呼某可免去剩余債務。

              近幾日,呼某的案例在網絡上引發了對個人破產制度的廣泛討論,諸如個人破產制度是否會成為“老賴”逃避債務的溫床、個人破產制度下債權人的利益如何保障等成為輿論關注的重點話題。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研究員陳夏紅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個人破產制度是對“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的一項救濟制度,同時為了避免惡意破產的出現,需要建立完善的配套制度和適當的執法強度。

              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清算案

              據深圳中院公開的裁定書中顯示,2014年至2016年期間,呼某原在深圳市某商場內經營教育培訓機構。受商場倒閉影響,培訓機構不得不關閉,導致呼某負債480余萬元。

              因公司規模小,無法用個人名義申請貸款。為了償還債務,呼某在2018年賣掉其唯一住房,將賣房款260萬元全部用于償還債務,之后堅持還債,但至今仍欠100余萬元。呼某目前無固定工作,每月勞務收入約5000元,自2013年離異后獨自撫養女兒。

              6月9日,呼某向深圳中院提交個人破產清算申請,共申報債權總額約140萬元。

              經調查,呼某目前無固定工作,每月勞務收入約5000元,名下存款少于1000元,擁有家具家電等價值約3950元財產,且離異后獨自撫養女兒,深圳中院認定呼某因生產經營損失導致負債,其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且在破產程序中遵守個人破產條例規定的相關義務,符合宣告破產的條件。依照《條例》第二條、第八十四條、第九十五條、第九十六條的規定,宣告債務人呼某破產,進入3年免責考察期。

              自宣告破產之日起,呼某將進入免責考察期。每月申報個人收入、支出和財產狀況等信息,除扣除每月必要支出外,剩余收入全部用于償還債務。免責考察期滿后,深圳中院將根據呼某考察期間表現,裁定是否免除未清償債務,解除限制行為。

              “宣告破產之后,也并不意味著就可以免債了,債務人還將面臨一個最短3年、最長5年的免責考察期?!标愊募t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在免責考察期期間,債務人多種行為和權利將受到限制,包括限制高消費、按月如實申報收入支出和財產狀況等,順利通過免責考察期才能免去剩余債務。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發現藏匿財產等欺詐行為,將由人民法院依法予以訓誡、拘傳、罰款或者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但此次案例的發布,在陳夏紅看來,“3年至5年免責考察期過后,可以免除債務,給了債務人東山再起的機會,讓‘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有了一個解脫的渠道”。

              讓“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得到“重生”

              今年3月1日,《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開始正式實施,成為我國首部地方個人破產法規。這也意味著,破產制度正在從單一的企業退出機制延伸到個人的退出渠道中。

              2007年1月1日,企業破產法正式實施,這是我國第一部市場經濟的企業破產法,不過,企業破產法只涉及企業法人,不涉及個人,而且個人破產法的缺失已經在司法實務中嚴重影響了法院執行效率。

              2018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上作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工作情況的報告時建議,推動建立個人破產制度,完善現行破產法,暢通“執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徑。

              2019年國家發改委等13部委出臺的《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將建立個人破產制度,將個人破產制度的建立提上了日程。

              202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個人破產制度的建立體現了國家對市場主體退出問題的重視,有利于補齊市場經濟體制的短板問題。

              陳夏紅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此前個人破產制度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破產法的實施效果。他提出,“在企業破產程序中,企業的高管在為企業融資的時候往往承擔著無限連帶責任,而高管的無限連帶責任是無法通過企業破產程序免除的”。因此,個人經濟生活需要個人破產制度為之提供合理的市場退出渠道。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一個完整的破產制度是由企業破產制度和個人破產制度共同組成的,僅有企業破產制度,沒有個人破產制度,不再符合我國在新時代下經濟建設以及商業發展的要求。隨著近些年來我國個人征信體系和社會保障制度的不斷完善,為個人破產制度的提出提供了制度條件。

              不能成為“老賴”的溫床

              實際上,首例個人破產清算案的出現,距離《條例》實施已經過去8個月之久。

              陳夏紅認為,個人破產清算第一案出現較晚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為了起到良好的社會示范作用,法院對個人破產案件的審理秉持審慎的態度,對于債務人的債務情況、償還能力是否有隱匿財產的情況等審查的非常細致。

              “在案件辦理的過程中,一方面要救濟‘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另一方面要防止惡意破產?!鄙钲谥性浩飘a庭庭長曹啟選曾向媒體表示,呼某是《條例》實施以來,產生的第一位法律意義上的“破產人”,整個程序是非常嚴格的。

              對于個人破產申請的條件在《條例》中有明確規定:當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單獨或者共同對債務人持有50萬元以上到期債權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破產申請,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

              今年4月,深圳中院向外公開了《條例》實施首月的情況。一個月來,深圳中院共收到260件個人破產申請,優先受理了8名個人債務人的破產申請,正式啟動破產申請審查程序。

              對申請篩查后法院發現,部分申請人或存在欺詐行為?!氨热?,不申報親朋好友的借款,或者未將其個人負債與家庭其他成員負債作區分;或只申報深圳內財產、隱瞞深圳外財產;還有債務人的負債規模難以與個人經營負債、家庭生活開支相互印證,沒有證據證明舉債用途,也無法解釋超出正常范圍的債務產生?!辈軉⑦x介紹。

              曹啟選強調,如果債務人不如實申報或者選擇性申報債務、財產,甚至故意以個人名義申報其與他人混同的債務、向他人轉移財產后申請破產的,一經發現,法院將嚴格依照《條例》視階段作出不予受理、駁回申請、不予免責的裁定,并嚴格追究破產欺詐的法律責任。即使在獲得免責裁定之后,一經發現,法院將分別作出不予受理、駁回申請、不予免責或者撤銷免責的裁定,并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個人破產制度旨在幫助“誠實而不幸”債務人實現經濟再生。而對于網友所擔心的,個人破產制度是否會成為“老賴”逃避債務的溫床。

              陳夏紅表示,從法律技術層面,在事前需要法院、管理人采用合法的手段調查債務人的真實情況,在確保債務人沒有破產欺詐的情況下再進入破產程序;更重要的是,需要通過事后監督和制裁措施,讓濫用個人破產程序逃廢債務的債務人付出代價,確保債務人不通過各種欺騙性手段獲得免責救濟。

              “值得注意的是,在當前技術條件下,限制債務人轉移資產、隱匿財產或者實施欺詐性破產已經具備基本手段。但除了信息科技手段外,更需要完善的配套制度和適當的執法強度?!标愊募t強調。

              張雪峰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由于人的復雜性、多變性,在道德層面很難判斷出來一個人是否是“誠實而不幸”的。就目前而言,可能更依賴于個人信用體系,比如是否有犯罪前科、違約違法前科行為、惡意欺騙債務人前科等。因此,在推進個人破產條例的過程中,以及法院在裁定債務人破產的過程中,需要慎之又慎,穩步推進。

              如何保護債權人的利益

              個人破產制度下,債權人的利益如何保障?

              陳夏紅坦言,個人破產清算必然都會影響債權人的權益,“每一筆商業交易都面臨著失敗的風險,破產制度恰恰為交易的失敗提供穩定預期。良好的破產制度,既會在個案中促進債權債務關系的快速清理,在商業層面也會促使債權人在交易時更加理性地采取合理措施對沖風險”。

              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提出,實際上,個人破產過程是還款的過程。

              安光勇進一步解讀,在債權人的角度來看,對于想還款但沒有還款能力的人來說,如果一味地施加壓力,很可能會導致債務人作出跑路等極端選擇。通過個人破產制度,在免責考察期期間債務人依舊需要償還債務,對于債權人來講不僅能收回一部分錢,還能避免債務人的極端選擇,能得到社會的良好口碑。

              安光勇強調,更重要的是,對于金融機構來講,免責考察期過后,債務人還可能東山再起,有可能再次成為金融機構的VIP客戶。從金融機構的角度,雖然放棄了之前的部分債務,但通過這種良性循環的人性化的制度,從長期層面可能會獲得更大的收益。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