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財經

              揭秘“714高炮”斂財產業鏈

              2021-04-08 09:41: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714高炮”網貸平臺通常以貸款額度高、無抵押、放款快等優厚條件為誘餌,通過虛假宣傳誘使借款人在平臺上借款,但在放款前卻并不明確告知借款人借款的實際額度,待借款人完成了所有信息錄入、上傳通訊錄、交納了高額費用后才以各種理由告知借款人只能借到額度較低的金額

              法治周末記者 劉希平

              低費率、快速放款、低息、最高可貸10000元……

              這是186快貸”“金銀花唄”兩個網絡貸款平臺曾經對外打出的宣傳廣告,推出這兩款網貸APP的是江蘇省南京市兩家科技公司。

              224日,四川省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套路貸”案件作出二審判決,孟凡健等人利用自主研發的網絡貸款平臺以現金貸方式,向社會不特定人群實施“套路貸”詐騙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記者調查發現,2019年,央視“3·15”晚會曝光了“714高炮”平臺的亂象,直指其“要錢不要命”“714高炮”由此開始進入大眾視野。孟凡健等人推出的這種借貸周期極短,利息極高的網貸方式,就是“714高炮”模式。

              714高炮”是如何斂取錢財?其背后又衍生了怎樣的產業鏈?隨著孟凡健等人涉嫌詐騙、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的二審宣判,“714高炮”網絡暴力下的斂財產業鏈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研發網貸APP實施“套路貸”

              成立科技公司,開發網貸APP平臺,然后招募人員實施網貸業務,這是孟凡健的“創業計劃”。

              現年31歲的孟凡健,南京市人,大學畢業后他看中了網貸帶來暴利的“商機”,他先后成立了南京閃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單元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從事網絡放貸業務。他的目標就是通過“714高炮”模式,向社會不特定群體放貸。

              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714高炮”網貸平臺通常以貸款額度高、無抵押、放款快等優厚條件為誘餌,通過虛假宣傳誘使借款人在平臺上借款,但在放款前卻并不明確告知借款人借款的實際額度,待借款人完成了所有信息錄入、上傳通訊錄、交納了高額費用后才以各種理由告知借款人只能借到額度較低的金額,與一開始宣傳的高額貸款額度大相徑庭。

              網絡放貸首先要搭建放貸平臺,孟凡健在成立科技公司之初,由于技術力量薄弱,他們只能在外購買一些網貸APP,如“閃電花”“心享錢包”“小李飛刀(降妖除魔)”“借錢花”等APP放貸。后來隨著公司規模的壯大,孟凡健等人開始招募技術力量自己開發網貸APP

              大學畢業的翟萬鵬、李達等人隨即加入了孟凡健的公司,并組建了技術開發部,專門研究開發網貸APP。很快,他們開發出了“180快貸”“借錢唄”等11個網絡貸款APP后因投訴較多,“180快貸”“借錢唄”兩款APP后改名為“186快貸”“金銀花唄”。

              據悉,186快貸”“金銀花唄”兩款網絡貸款APP,以“低費率、快速放款、低息、最高可貸10000元”的宣傳內容誘使被害人貸款,然后以扣除服務費和利息的名義惡意減少放款數額,與被害人簽訂金額遠高于實際貸款的虛假借貸協議,被害人實際到手數額只有貸款額度的56.4%65.8%,貸款期限為6天至7天,復貸次數越多,貸款額度越高,服務費也越高,以此導致借貸人不斷壘高債務。

              服務費接近貸款金額40%

              楊某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看到了186快貸”宣傳廣告,廣告中的“下款快、無抵押、低利息、急速審核”等字樣,讓楊某印象深刻。

              2019年,楊某父親得病治療需要用錢,因為手頭并不寬裕,楊某無法支付父親的醫藥費,便想到了“186快貸”。

              于是,楊某按照要求在186快貸”APP上填寫了相關資料,并先后在“180快貸”貸款11次,總貸3.5萬元,可實際到賬只有2萬元。

              “第一次貸款被扣了600多元,催收人員說是服務費,但沒有說具體有哪些服務,也沒有提供實質性服務。”楊某說,借貸服務費已快到貸款金額的40%了。

              20199月,曾某與“180快貸”簽訂《個人貸款服務協議》,約定曾某貸款金額4000元,合同期限6天,服務費1360元,利息235.2元,放款日為201997日,還款日為2019912日。

              曾某透露,網貸平臺服務費項目“五花八門”,包括手機APP下載、實名認證、運營商認證、第三方接口、大數據風控接口、銀行卡4要素認證接口、更新驗證費、撮合服務費、賬戶管理費、平臺維護費等。

              “這個網貸平臺逾期還款罰息也很多,若未在還款日當天24時前還款,視作逾期,還款日次日起首先收取逾期費120元,然后每日收取合同金額2%的罰息。”曾某說。

              2019816日至97日,曾某總計貸款5次,貸款金額共計15300元,實際到賬9208.32元,前兩次貸款周期7天,后3次貸款周期6天,每次還款后貸款額度會增加,相應的服務費也會增加。

              同樣在180快貸”貸款的還有高某。他第一次貸2000元,到賬不到1300元,第二次貸2400元,到賬不到1500元,第三次貸2900元,到賬1700多元。周期7天,第6天開始,他便接到了催收電話,

              “錢到賬時就已被扣除服務費,快到貸款金額的40%了,但服務費具體包含哪些沒有說,沒有提供實質性服務。”高某說。

              法院審理查明,孟凡健和他人成立兩個公司時注冊資本共計465萬元,一年后詐騙罪違法所得達到了890多萬元。

              慣用“爆通訊錄”暴力催收

              有受害者透露,借款人深陷“套路”逾期后,此類公司將通過線下暴力或“軟暴力”催收,要求被害人償還虛高債務,通過電話、微信、短信等渠道對被害人及其親友進行辱罵、恐嚇、騷擾,并以不還款將影響征信、打爆借款人通訊錄、群發隱私及發送侮辱信息等言語相要挾,逼迫被害人償還所謂的“債務”,嚴重影響借款人的工作和生活。

              那么,這些網貸平臺又是如何獲取借款人通訊錄等個人信息的呢?

              該犯罪團伙成員案發后向法院交代,網貸APP軟件里面有3種獲取信息的方法,一種是通過軟件安裝時獲取權限,包括手機里面保存的短信記錄、通話記錄、通訊錄、位置信息;第二種通過商湯公司提供的SDK,在安裝時獲取攝像頭權限,在用戶根據軟件提示進行面部和身份證掃描后,照片就會上傳到商湯后臺,再由他們的后臺進行人臉和身份信息對比確認后反饋給公司軟件的后臺;第三種是通過易城公司提供的方法和參數,根據軟件界面上用戶填寫的手機號碼、運營商服務密碼、動態密碼來扒取用戶所有的歷史通話和短信信息,包括用戶本人已經刪除的短信和通話內容,以及通話和短信的詳單分析報告,通話次數和短信次數的數量排序。易城的“爬蟲”在爬取用戶信息時不會提示用戶需要權限,也不會告訴用戶填寫運營商服務密碼和動態密碼的目的和能夠獲取的數據。

              經法院審理查明,186快貸”“金銀花唄”兩款網絡貸款APP共獲取公民個人信息298080條。

              被害人高某證實,在辦理網貸時,要提供手機運營商密碼和勾選手機應用權限,比如,通信錄、通話記錄和短信記錄。貸款時要勾選一個貸款協議才能進行下一步。

              對于一些逾期未還款者,孟凡健等人會將逾期未歸還貸款的催收業務外包給專業催收公司進行催收。這些催收人員根據竊取來的個人信息,采取各種形式進行催收,而“爆通訊錄”成了他們慣用的催收手段。有的借貸者在深感壓力之下,產生了自殺的傾向。

              萬某曾在186快貸”等網貸平臺借款兩萬余元,后因無力償還,催收人員在電話里威脅她,萬某承受不住壓力自殺,幸好及時送醫院,萬某才被搶救過來。

              20199月,受害人高某也不斷接到很多黑龍江省大慶市的催收電話,說其女兒趙某在網上欠錢,不還錢就到家里弄死趙某一家。趙某因貸款被催收曾吃藥自殺,高某最后只好自己拿錢幫趙某還清了網貸平臺的貸款。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