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中國

              “職業打假人”算普通消費者嗎?

              2021-04-08 10:00: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 

              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終極目的不是賠償,而是防患于未然,如何更有效地打假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46日,微博話題“一百多買包懷疑是假LV(路易威登)”登上熱搜。

              1818黃金眼爆料,浙江的李先生在某電商平臺花費一百多元入手了一件手包,收到包裹一個月后,李先生以異味重,懷疑包包是LV仿品、假貨為由要求退貨,結果被客服以及掌柜拉黑。

              媒體與商家取得聯系后,商家承認是高仿,但商品頁面中均未提到LV字樣。這一點李先生并不認同,因為該包皮面上印有和LV頗為類似的字母標識:“我以為是LV100多元買LV明顯不可能,但我看著像LV。”

              李先生“知假買假”的這番話語,引發了記者的疑問,直問李先生是不是“職業打假人?”他稱,“我不算職業打假的,只是覺得這東西是坑害消費者的”。李先生的行為立即引發網友對“職業打假人”的熱議和關注。

              從誕生之初,“職業打假人”這一身份就伴隨著諸多爭議,“知假買假”后請求“10倍賠償”等懲罰性賠償,法院是否予以支持,在法學界和審判實踐中都存在不同認識。

              今年3月,有媒體從裁判文書網14338篇涉及“職業打假人”裁判文書中,選取了2019年至2021年間100份裁判文書,梳理了各地法院針對“職業打假人”的判決結果,發現多地法院的判決并不認可“職業打假人”為“消費者”這一身份。其中66份駁回了“職業打假人”的訴訟請求,32份支持“職業打假人”的賠償請求。

              漯河:不是普通消費者,屬變相經營行為

              近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份判決,認定“職業打假人”不是普通消費者,以索賠為目的進行的購買商品活動,屬于變相的經營行為。

              20191022日,張明亮在黃滕百貨食品店開的網店購買雪域骨痛王兩百盒,其通過支付寶付款3560元。之后,張明亮以產品上標明的生產廠家,鄭州康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經注銷,在有關政府官網上查詢不到該產品生產許可證號,系假冒偽劣商品為由,向法院起訴,要求黃滕百貨食品店退還貨款3560元,并支付10倍賠償金35600元。

              在訴訟中,張明亮稱,自己是為日常生活需要購買的該產品。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條規定,“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權益受本法保護”。另外,食品安全法規定,“對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享有索要10倍賠償的權利”。

              一審法院認為,張明亮不屬于“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而是以索賠為目的進行的購買商品活動,購買商品是索賠中的一個環節,其行為整體具有營利性,屬于變相的經營行為。

              一審法院查明,張明亮在多起訴訟中以商品質量問題為由主張10倍索賠。結合其另有多起同樣案件的情形,對張明亮以普通消費者的身份、以生活消費為目的購買涉案產品的主張不予采信,對其要求支付10倍賠償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張明亮不服一審判決,向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判決被上訴人賠償上訴人10倍賠償金35600元。他主張,其購買的商品是生活資料,他就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所指的消費者;堅持職業打假者依舊是消費者身份。

              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支持一審法院的認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青島:職業打假者也是消費者

              針對“消費者”身份的認定,在審判實踐中存在不同認識。

              20206月,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份支持“職業打假人”10倍賠償請求的判決書引起廣泛關注。

              20187月,山東省菏澤市的韓冰(化名)明知青島一家超市出售的意大利產SALVALAI紅酒上,沒有粘貼中文標簽,屬于禁止進口的產品,分兩次購入了12瓶意大利產SALVALAI紅酒。隨后,韓冰以超市明知其不符合我國食品安全標準仍然向其出售,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權益為由,向李滄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決被告返還其貨款20160元;被告向原告支付貨款10倍賠償金201600元;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超市經營者張帆(化名)向法庭提交了廣東某地法院的4份生效判決書,證明韓冰以所購產品沒有中文標簽為由,起訴了多個不同商家要求退還貨款并支付10倍賠償,法院均未支持其主張10倍賠償的請求。

              李滄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雙方爭議的焦點之一在于,韓冰是否屬于消費者。此案中,韓冰當庭出示了全部涉案紅酒,可以證明其未飲用。而韓冰之前也曾數次購買之后向法院提起訴訟,可以認定韓冰在超市購買涉案紅酒的目的是為了營利,故其不屬于消費者。且韓冰未舉證證明購買涉案紅酒受到損害。據此,李滄區人民法院未支持韓冰10倍賠償的請求。

              李滄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后,韓冰不服提起上訴。對于韓冰是不是消費者,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與李滄區人民法院產生了根本上的分歧。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知假買假索賠,職業打假人也是消費者。

              青島中院認為,打假的目的可能是為了獲利,任何人訴訟都是為了利益。不能因為當事人的目的是為了獲利,法院就駁回起訴者的訴訟請求。利益分為合法利益和非法利益,法院保護的是合法利益,否定的是非法利益。要求法院支持制假、售假者的利益而否定打假者的利益,是與制假、售假者一個立場的腔調。有些人把法律的槍口對準打假者,做出讓打假者痛,制假、售假者快的事情,背離最基本的人民意志。因為人人都是消費者,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是人民的意志。打假也需要專業,如果多次打假可以定義為職業打假者,那么職業打假者就是消費者的先驅,自然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

              最終,青島中院判決超市向韓冰支付10倍賠償金201600元。

              維權還是唯利

              我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最早源于1994年施行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其中第四十九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

              “設立懲罰性條款的初衷是防治假冒商品、欺詐服務,為消費者打假索賠提供法律依據。在當時的歷史階段起到了很好的宣傳示范作用。”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郝慶豐回憶,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懲罰性條款設立的初衷是以發動群眾打擊假冒偽劣商品為目的。

              1995年,打假快手主播辛巴的王海,在北京通過12副假冒索尼耳機開始他的打假人生。

              據郝慶豐回憶,最初的打假新聞爆出后,公眾輿論比較積極,但不久后,打假索賠逐漸朝職業化方向發展。

              隨著消法的修訂和法院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規定的發布,將“職業打假人”的隊伍推上了風口浪尖。

              2014315日,修訂后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3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500元的,為500元。

              20131223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其中第三條規定,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這意味著通常情況下,購物者應當認定為消費者,“知假買假”行為將不影響消費者維護自身權益,可以主張懲罰性賠償。

              在郝慶豐看來,一些守規矩的“職業打假人”對市場消費環境起到了凈化作用,有助于彌補消費者個體維權動力不足的問題。但他還提出,高額的賠償金額,讓一些別有用心之人有可乘之機,也滋生出一部分惡意索賠、敲詐勒索等行為,對于此類行為應該予以分辨和打擊。

              食品、藥品之外逐步遏制牟利性打假

              司法實踐中,對于是否應當支持“職業打假人”的行為,一直存在較多爭議。“職業打假人”是否屬于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界定的消費者的范疇,已經成為審判實踐中困擾審判人員的一大問題。

              針對“職業打假人”的問題,相關部門出臺過相關規范進行規制。

              不僅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司法解釋的形式明文規定了食品、藥品領域“職業打假人”的懲罰性賠償請求權。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在某答復意見中表示:“可以考慮在除購買食品、藥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適時借助司法解釋、指導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

              202011日起施行的《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舉報處理暫行辦法》中明確規定,不是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或者不能證明與被投訴人之間存在消費者權益爭議而發起的投訴,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不予受理。

              中國消費者協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認為,以疑假買假索賠為業的人,可以依法行使民事權利,這樣的行為可以有效遏制制假售假的失信行為。若“職業打假人”以自然人或者消費者的身份疑假買假,可以以消費者的身份行使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的懲罰性賠償請求權。倘若“職業打假人”依法注冊公司,并依法接受受害經營者或消費者的委托,為其提供維權的咨詢或協助服務,則此類公司不能依據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行使懲罰性賠償請求權,但有權請求委托人支付約定報酬。

              “這兩類人只要是依據法律的規定行使權利,都應該受到尊重和保護,但維權也要依法依規,如果存在敲詐勒索、設圈套等情況,那就觸碰了法律底線,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劉俊海說。

              郝慶豐認為,懲罰性賠償制度的終極目的不是賠償,而是防患于未然,如何更有效地打假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