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時評

              司法打拐既要嚴懲罪犯,也要撫慰受害父母心

              2020-12-24 10:23: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對這類拐賣兒童案件,司法應該認可被害父母的人身權利遭受了侵犯,他們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同時,對于如此典型的精神痛苦,法律也應該允許受害人得到適當形式的撫慰,如賠禮道歉等

              金澤剛

              據報道,2010411日,劉利勤1歲的兒子在家門口被人抱走。十年來,他找遍大半個中國,其間幫助7個家庭找回了失散的親人。后劉利勤通過網絡和直播平臺尋子,于今年1月找回了親生兒子,地點就在山西交城縣,距離孩子丟失地僅有60公里。

              經查,案發當日,犯罪嫌疑人崔金平在劉利勤暫住處附近將在此玩耍的劉利勤兒子拐騙帶走,并于當日以2.5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將孩子賣給其妹夫即另一被告人張建斌。12日,警方將劉利勤兒子解救。崔金平向警方投案。后太原市萬柏林區人民法院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崔金平有期徒刑十年;以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判處收買人即被拐賣孩子的“養父”張建斌有期徒刑兩年。

              劉利勤經過十年不懈的尋找,一路艱辛,終于找回了自己的兒子,買賣兒童的犯罪人理應受到懲罰。崔金平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無疑是罪有應得,而法院判處“養父”張建斌二年有期徒刑,這一點似乎較為特殊。

              雖然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條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早些年,對于收買者很少追究刑責,即使追究也多以緩刑處理。直到2014年拐賣兒童案件高發,“打拐”電影《親愛的》進一步反映了這一社會問題,而引發全社會廣泛討論,甚至出現了“拐賣兒童一律判死刑”的極端呼吁。于是,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將原刑法規定的“收買被拐賣的兒童,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改為“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即對于收買人也一律以犯罪處理。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僅僅處罰拐賣者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拐賣兒童的問題,對于買方也要給予懲罰。只有打擊買方市場,才能從源頭上減少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的發生。就本案對“養父”張建斌的判決而言,判處二年有期徒刑雖然不輕,但也不是頂格判處。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對于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在主觀上的故意如何認識,存在爭議。張建斌的辯護人稱,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崔金平告知張建斌孩子是被拐賣的,根據張建斌的供述,他以為這個孩子是父母要賣。

              也就是說,這種觀點認為,被告人要明知自己所收買的兒童是被他人從孩子父母那里拐來賣的,卻仍然決意收買,才能構成此罪。

              這種認識顯然站不住腳。孩子不能買賣,這是基本常識,也是基本的法律知識,該罪的主觀故意應該是指行為人故意收買孩子,即只要知道自己是花錢買孩子即可,而不是還得知道孩子的親生父母是什么態度。況且,即使孩子父母同意賣,買孩子也是犯罪行為。父母因賣孩子被判刑的案例并不鮮見。張建斌為此支付了兩萬多元,足以證明其“明知”是被拐賣的兒童,仍然進行收買。

              法盲從來不是從寬的理由。在我國,不能買賣孩子的法制宣傳已進行了多年,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法律的普及,人們的見識、良知應該和法治進步成正比,這正是法制宣傳的重要意義所在。

              如今,即使在偏遠的農村,人人都應該意識到買賣孩子的行為屬于犯罪,這也是嚴懲這類犯罪的社會基礎。對于這起案件司法機關從嚴懲處,彰顯司法打拐的決心,并能震懾潛在的犯罪人。

              如今,拐賣者和買方都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丟失孩子的父母因孩子失而復得一時間成為最幸福的父母。不過,在這種幸福的背后,多年找孩子的艱辛和受傷,又如何得到補償和撫慰呢?

              類似案件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多年尋子花費巨大,長期誤工帶來經濟損失,更有精神上遭受沉重打擊,有的家庭甚至因此傾家蕩產,分崩離析。這樣的結果無疑都是拐賣和收買兒童犯罪造成的,為此,在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同時,對被害人造成的民事損害,被告人應該也負有法律責任。

              事實上,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有關司法解釋又規定,被害人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但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可能是不認同拐賣他人的孩子屬于人身權利被侵犯,在司法實踐中,幾乎沒有拐賣兒童罪的犯罪人對被拐兒童的父母進行民事賠償的先例,在本案中,劉利勤也未得到絲毫的賠償。

              但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丟失孩子對父母的傷害甚至遠遠超過了自身直接受傷,在這類案件中,那些尋找孩子的父母遭受的痛苦一定是天底下所有的父母都能感同身受的。為此,對這類案件,司法應該認可被害父母的人身權利遭受了侵犯,他們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同時,對于如此典型的精神痛苦,法律也應該允許受害人得到適當形式的撫慰,如賠禮道歉等。

              總之,處罰犯罪人和撫慰受害的父母心有待兼顧,并以此推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前行。

              (作者系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