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疫情下,陪讀家長們的喜怒哀愁

              2020-06-25 09:29:00 來源:法制日報·法治周末


              家里15平方米的書房變成了母子倆的戰場,“一切母慈子孝,在學習問題面前都蕩然無存,我怕疫情還沒結束,我和兒子就反目成仇了”。劉英子無奈地說

               

              法治周末記者 高原

              晚上10點,劉英子終于能放松地在沙發上靠一會兒,刷刷抖音,逛逛淘寶。從早晨7點開始,她就開始為孩子奔忙,做早飯,陪上課,看作業,忙輔導,一天下來,用她自己的話說,“身心俱疲”。

              這已經是兒子上網課的第三個月了,劉英子瘦了5斤,大哭過兩次,和兒子吵架的次數不計其數。

              “我想,等到疫情結束回看這段日子,應該也挺有滋味兒的。”劉英子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不過,陪跑的不僅是中國的家長們。

              全球疫情下,接近200個國家實行了全國范圍內的停課,全球90%的學生受到停課等影響。

              “神獸”何時歸籠,成了疫情中家長們共同的心聲。

              "吃過3次速效救心丸”

              616日晚,劉英子早早拿著手機,等待北京市政府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開始。

              不過,發布會比預計的推遲了一個半小時,2240分左右,消息公布:北京市響應級別由三級調整為二級,全市中小學包括高三初三,從617日起全部停止到校上課,恢復各年級線上教學。

              至此,原定615日開學的北京市一到三年級的學生,又要繼續在家上網課的日子。

              劉英子深吸了口氣,打開微信,刪除了3天前在微信上轉發的一篇文章。

              這篇文章之前在家長圈里廣泛流傳,說的是孩子開學后家長該如何控制情緒,“請不要表現出迫不及待的把孩子送出去和送完孩子后的喜上眉梢之情”。

              “那種感覺就像是你上課時盼啊盼啊,終于盼到下課了,老師又說拖堂十分鐘,然后和下節課一起連起來上。”劉英子對法治周末記者說。想到接踵而至的暑假,劉英子“心態有點崩”。

              劉英子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因為雙方老人身體不好,愛人工作繁忙,所以從孩子出生起,一直都是她一個人照顧孩子。

              上幼兒園的時候,兒子的身體不好,經常感冒發燒,經常是班里有誰感冒兒子第一個就被傳染上,“那時候一個月有大半個月都在家或者醫院里”,回憶起那段日子,劉英子依然心有余悸。

              好不容易盼著孩子身體好些了,也終于讀小學了,劉英子覺得自己終于要解放了,沒想到第一個學期結束后,疫情暴發。

              原本2月中旬開學的孩子們,由于疫情,新學期一拖再拖,非但沒有等來復課的消息,330日,還等來了北京市教委的通知,全面開通網課。不過,對于“從早7點玩到晚9點”的孩子來說,網課是家長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劉英子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上網課的時候能更明顯的感覺到孩子之間的分化。網課9點鐘開始,而一個班級里,有一批孩子這個時間就已經寫完了之前布置的作業,下午開始學習奧數,大部分孩子中午或者下午交作業,不過,也有十幾個孩子晚上交作業。

              “很不幸,我兒子就是晚上交作業那個批次的。”劉英子唉聲嘆氣地說。因為沒有學校的學習氛圍,這種學習模式并不適合自己的兒子,上學期期末測試,孩子考了雙百,這次網課學校期中測試,兩科才八十出頭。

              從線下到線上的轉換,需要一個適應階段,而在家上網課,也就意味著,家長也要充當著家庭教師的角色。

              家里15平方米的書房變成了母子倆的戰場,“一切母慈子孝,在學習問題面前都蕩然無存,我怕疫情還沒結束,我和兒子就反目成仇了”。劉英子無奈地說。

              以前的雞飛狗跳都是出現在兒子回家寫作業的時候,而現在,全天都要經歷這樣的場景,“我被兒子氣得呼吸急促,崩潰大哭,胸口像壓了塊石頭,不瞞你說,我已經吃了3次速效救心丸了”。說這話時,劉英子難掩語氣里的激動。

              一手出方案,一手印試卷

              3月份開始,崔麗和愛人也開始了在家辦公。

              在她看來,對居家辦公的家長來說,最大難點在于平衡辦公與陪讀的關系。

              孩子上課時間不敢開視頻會議,一怕聲音打擾,二怕網速卡殼。老大每天上網課和打卡,老二捧著電腦追著看佩奇,在家辦公的崔麗和愛人,只能躲在衛生間里辦公。

              “工作的時間支離破碎,毫無連貫性,孩子上課的時候需要時不時瞄一瞄他,課后時間更要在旁陪讀。”崔麗說,“當看到不陪著的作業質量,全部擦掉重來,就知道還是陪著更省時間。”

              每天早晨,崔麗先要看一遍班級的微信群,確認老師昨晚有沒有布置最新任務,再對著打印出來的課程表確認一遍當天的課程,然后打開IPAD,點擊進入騰訊課堂直播界面待命。

              這時候,公司也開始需要打卡,一邊居家辦公,一邊隨時應付突如其來的視頻APP卡頓。

              “這邊老板剛說讓一個小時后把方案提交,那邊孩子拿著IPAD過來說媽媽趕快把試卷給我打印出來,一天下來,整個腦袋都是懵的。”崔麗說。

              網課結束后,家長的工作遠沒有結束,打印作業單,寫字要在網上搜示范視頻,閱讀補充資料,對著APP進行音頻朗讀打卡,還有口算練習,等等。

              同時,體育課也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北京市教委在330日的春季學期教育教學工作部署會上特別強調,要注重指導學生合理作息,保證每天1小時體育鍛煉時間和充足的睡眠時間。

              于是,每次體育課前,崔麗都要在地板上鋪上自己的瑜伽墊,即便這樣,樓下鄰居已經找過她兩次了。

              崔麗和另外幾個家長在微信里吐槽,得到的回答都是“別煩我,有事夜里等娃睡著了再說”。刷刷朋友圈里的微信,也是各種段子刷屏。

              “我現在理解為什么以前的少爺讀書的時候需要一個書童,我現在就是那個書童。”崔麗說。

              廚藝與耐心齊增

              不過,并不是每個家長都面臨崩潰。

              今年48歲的陳放是北京市一家外企公司的銷售主管,因為工作性質的關系,她常年需要去外地出差。

              兒子在讀小學的時候,陳放就和前夫離婚獨自帶孩子生活。從兒子上初中開始,她就讓兒子讀了寄宿制學校,兒子每個月回家一次的頻率,讓陳放很少能和兒子好好地聊會天,更不要提輔導兒子的功課。

              兒子的寒假原定在29日(正月十六)開學,不曾想,一場疫情讓開學變得遙遙無期。

              “因為工作關系,我很少有時間能照顧他,不管從生活還是學習上,而這個假期,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彌補兒子。”陳放說。

              疫情暴發后,和許多公司一樣,陳放的公司也選擇了讓職工居家辦公,兒子也開始了在家上網課的日子。

              學生通過網絡上課、考試。家成了考場,家長成了監考老師,監考方式是由家長將答題時的學生照片發給班主任,而交卷方式則是將試卷內容掃描發送給老師。

              “相比于家長群里的一些牢騷和抱怨,我很愿意為兒子做這些。”陳放說。

              除了“監考老師”的身份,這個假期,陳放還從一個廚房小白晉升為兒子心中的“大廚”。從春節開始,陳放下載了兩個烹飪的APP,“已經收藏了一百多個菜譜了”。陳放對法治周末記者說。

              陳放的兒子今年讀高三,第一學期期末考試的成績是487分,這讓陳放既失望又愧疚,這個分數幾乎連本科線都上不了,更不要提她之前期望的211學校,不過,陳放又對兒子充滿了愧疚。

              “以前兒子回家,我不是帶他出去吃飯就是叫外賣。”陳放說,可是疫情初期階段,飯店不營業,外賣不能送,陳放硬著頭皮給兒子做了一頓飯,“當時就炒了土豆絲,還有一個青椒炒肉,沒想到兒子說很好吃。”

              陳放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那天之后,陳放在工作之余開始研究菜譜,從紅燒獅子頭到宮保雞丁,從中餐到西餐,只要兒子提出需求,陳放就趕緊到網上找菜譜學著做。

              因為疫情,兒子最愛的那家奶茶店倒閉了,陳放甚至開始學著一粒一粒的搓珍珠,親手給兒子做了一杯珍珠奶茶。

              隨著疫情逐步被控制住,427日,北京市54所學校的4.9萬余名高三學子重回校園。學校為開學做好了準備,將原本一個班的學生分散到兩個教室;學校入口處,安裝紅外線測溫儀,還備有口罩、消毒液等。

              目送兒子進入校園的那一刻,陳放舒了一口氣。

              剛剛過去的二模考試,兒子的成績比上學期的期末成績提高了80多分,這讓陳放很欣慰。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個多月的陪伴起了一點點作用,但能在這段時間彌補這么多年對孩子的虧欠,我其實很感謝這段陪伴的日子。”陳放說。

              617日,因疫情防控原因,兒子又回到家中,開啟網上上課模式,陳放工作之余,又開始忙碌著研究新菜品……

              (應受訪者要求,受訪者姓名為化名)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