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要聞

              “老字號”商標屢被侵權 “活名片”保護有門道

              2020-04-30 07:45:00 來源:法制日報·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記者 宋媛媛

              “老字號”承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記憶,其世代傳承的獨特產品、精湛的技藝以及服務理念,取得了社會的廣泛認同和良好的商業信譽,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寶貴財富。不僅如此,“老字號”還蘊藏著創業與守業的傳奇故事。

              然而,在現代商業沖擊下,不少“老字號”品牌屢屢陷入商標糾紛,有的甚至因此退出市場。

              如何保護好“老字號”這張歷史“活名片”?423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召開涉“老字號”商標侵權案件典型案例新聞通報會,針對“老字號”權利主體意識不清晰、權利邊界掌握不準確、歷史傳承存證不完善、侵權賠償舉證不充分等問題解讀典型案例。

              權利主體不準確

              越權起訴難獲賠

              “‘老字號’企業普遍經過歷史變遷,分合集散,最終可能形成多個主體。因此,在‘老字號’商標侵權案件中,判定‘老字號’的權屬,必須考慮其主體之間的關聯和發展歷史,明晰法律上的權利主體才能實現最終的訴訟目的。”西城法院民四庭庭長王輝在新聞通報會上指出。

              西城法院公布的典型案例顯示,A集團公司是“老莫”文字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莫斯科面包坊公司為該集團旗下分公司,另一分公司莫斯科餐廳制作的俄氏面包、糕點自1954年以來一直作為招牌餐品,一般被稱作“老莫”。某日,A集團公司發現B公司在其經營場所內銷售面包,面包柜臺展牌、產品價簽、包裝袋均印有“莫斯科面包坊”“北京老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出品”等文字標識,A集團公司認為B公司的行為侵犯了自己的商標權和其分公司的字號權,遂將其訴至法院,要求B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莫斯科面包坊”文字標識為原告分支機構的企業名稱,在分支機構具備獨立訴訟主體資格的情況下,相應權利應由分支機構主張,故A集團公司認為B公司的行為侵犯其字號權,缺乏依據,最終法院僅對其“老莫”商標權部分主張予以支持。

              商標使用需規范

              濫用“簡稱”亦侵權

              有些商家為了吸引顧客,注冊與“老字號”相近的商標,又在經營過程中濫用“簡稱”。然而,這種打擦邊球的“招數”卻難逃侵權責任。

              西城法院公布的典型案例顯示,張先生是“合義齋”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某日,張先生發現一家名為“華天合義齋”的飯店在招牌、菜單、餐具、店堂告示中突出使用“合義齋”3個字。張先生認為該飯店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合義齋”商標的行為,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該飯店停止侵權,并賠償其經濟損失。而被告飯店認為其使用的是注冊商標“華天合義齋”,該商標為案外人某公司的注冊商標,被告飯店是經案外人某公司的許可使用該商標的,未侵犯原告的商標權。

              法院認為,商標法明確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都屬于侵權注冊商標專用權。因此,無論是超范圍還是不規范使用商標,均有可能進入其他商標的權利范圍,構成商標侵權。本案例中,雖然“合義齋”和“華天合義齋”均在第43類餐館、飯店上獲準注冊,但兩枚商標分屬不同權利人,“華天合義齋”不能簡稱為“合義齋”,否則將進入他人商標權“領地”。因此,法院認定被告在其牌匾上使用“華天合義齋”,屬于對其商標權的行使,并未侵犯原告商標權;而其在菜單、餐具、店堂告示中使用“合義齋”,屬于不規范使用,此種使用行為進入了原告的“合義齋”商標權范圍,侵害了原告的商標專用權,故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8萬元。

              “知名”仍需多舉證

              侵權損害易考量

              如今,市場上很多“老字號”品牌均遭到不同程度的侵襲。然而,在對簿公堂時,如果“老字號”不能積極舉證,則難以得到有力保護。

              西城法院公布的典型案例顯示,某墨業公司是“一得閣”商標的注冊人,2016330日,某墨業公司在林先生的經營場所公證購買了墨汁5件。該墨汁外包裝上標有“一得閣墨汁”等字樣。某墨業公司認為,林先生未經許可,擅自使用“一得閣”商標,侵犯了自己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林先生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林先生辯稱,墨汁不是被告生產的,被告只是銷售者,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過高,缺乏法律依據。

              該案例中,原告在起訴時稱“一得閣”是“百年品牌”“知名品牌”,但并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品牌知名度,在庭審質證過程中經法院詢問,仍未提交相關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人民法院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侵權行為的性質、期間、后果,商標的聲譽,商標使用許可費的數額,商標使用許可的種類、時間、范圍及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最終,法院認定,林先生的行為構成侵害商標權,但因原告舉證不力,結合在案證據,法院最終判決被告賠償原告5000元。

              王輝指出,此案中,實際上,原告某墨業公司可以將其獲獎證明、宣傳廣告支出等材料作為證據提交法院,對知名度事實予以進一步證明,便于法官在酌情確定賠償數額時予以充分考量。司法實踐中,因不積極舉證導致侵權損害賠償額較低的情況時有出現,導致判罰不能充分發揮對侵權行為的震懾作用。

              字號傳承均有功

              在先使用不侵權

              相對于一般商標與字號的沖突,“老字號”商標與字號的沖突最大特點是歷史因素的介入,那么歷史因素是否能作為將他人注冊商標用作企業字號的正當理由?

              西城法院公布的案例顯示,原告馬先生是中華老字號小吃品牌“恩元居”第三代傳人。1956年,馬先生家人經營的“恩元居”飯館經公私合營,改造為“北京市恩元居餐廳”,系被告前身。2006年,馬先生以“恩元居”為企業名稱展開個體經營并于2009年獲得“恩元居”相關商標的專用權。20138月被告餐廳重新開張。馬先生認為該餐廳在經營場所廣泛使用“恩元居”字樣裝修、裝飾并在網絡宣傳中使用“老字號恩元居”的行為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認識,侵犯了馬先生對注冊商標享有的專用權,遂訴至法院。餐廳辯稱,其前身系北京市宣武恩元居飯館,2005年其經營場所被拆遷暫停營業,但餐廳從未被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故請求駁回馬先生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認為,馬先生擁有的“恩元居”圖文商標是建立在包括馬先生和被告餐廳在內的諸多“恩元居”從業者向社會提供餐飲服務的基礎之上的。“恩元居”商標的影響力來源于包括馬先生、被告餐廳在內的“恩元居”歷代經營主體對“恩元居”商標的持續使用。被告餐廳使用標識的時間早于馬先生取得商標注冊的時間,雖后來被告餐廳由于經營場所被拆遷導致經營處于不穩定狀態,但餐廳營業執照并未被吊銷,且餐廳于2013年在新址繼續開展經營。被告餐廳的上述行為并不構成使用“恩元居”標識的中斷。馬先生無權禁止被告餐廳在原范圍內繼續使用“恩元居”標識。

              “老字號”商標權益

              到底應如何保護

              在現代商業沖擊下,“老字號”商標權益應如何保護?西城法院民四庭法官黃秋平給出了四點建議。

              一要及時進行商標注冊,提前進行商標布局。商標注冊是商標權最明晰的起點,盡早注冊既可防止他人搶注,亦可避免訴訟中的舉證難題。因此,“老字號”也應當增強商標保護意識,在及時注冊的基礎之上通過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注冊相互近似的商標,或在已核定使用的商品之外的商品上注冊同一商標的方法,防止“多足鼎立”市場格局的形成和賠償難以彌補實際損失情況的發生。對于已經被搶注的商標,應當及時從申請撤銷和主張無效的角度采取措施,積極向商標行政管理部門提交證據。

              二要使用商標時應“守界”。商標保護的內涵不僅包括保護自己的商標權,防止他人踏入自己的“領地”,還要避免自己越界,踏入他人的商標權“領地”,而招致侵權訴訟。“老字號”企業應當規范使用原有字號和商標,盡量避免在相同相似類別的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與他人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實際上,規范使用自有商標也是提升商標影響力的關鍵,如果使用了他人商標,不僅可能構成侵權,還可能為他人積累商譽,到頭來自有商標商譽“一無所獲”。

              三要提高存證意識和取證能力。商標法規定,依據己方損失、對方獲利、許可使用費倍數等方法確定賠償數額,并規定了懲罰性賠償。但侵權人通常會主張侵權數量極少、己方獲利較低、原告索賠數額過高。為防止“老字號”苦心積累的品牌效益被無償分享,甚至淹沒在山寨產品中,銷售數量、銷售利潤、銷售范圍、經營場所分布、商標許可費用、商標獲獎記錄、馳名商標保護記錄、侵權方的主觀意圖等因素均是法院確定賠償數額的重要依據。所以“老字號”企業還應當提高舉證意識,加強舉證能力,保留歷史發展、后期宣傳、營業數額等相關證據,以確保獲得有威懾力的賠償額,從根本上獲得完整保護。

              四是,“老字號”多方權利人共存情況下,既要“守土”經營,又要推陳出新。涉“老字號”商標侵權案件審理強調在查清真實歷史淵源的基礎之上兼顧后期貢獻情況,實現利益平衡。在“老字號”存在多個權利人的情況下,未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老字號”商標使用是合法的。司法裁判倡導有序競爭,實現競爭者之間的包容性發展。因此,“老字號”特別是“共存老字號”在誠信經營并已形成各自穩定市場格局的情況下,不應當執著于訴訟,可以在延續傳統的基礎之上推陳出新,通過推出符合時代潮流的“聯名款”等方式方法,提前開展合理的商標布局,將知名度拓展至新生代消費主力軍之中,同時加大使用與善意共存企業的區別性標識。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