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ea0mx"></cite>
        <cite id="ea0mx"></cite>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要聞

              王文華:隱瞞自身疫情可能觸犯刑法

              2020-03-09 10:49:16 來源:法制日報·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2月10日,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發布3起因故意隱瞞外出行程、活動軌跡等信息,造成疫情擴散,導致密切接觸人員感染等嚴重后果的案例。當事人因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全國各地已發生多起因故意隱瞞接觸史或自身發熱等病癥從而引發多人感染的事件,當事人均因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立案偵查。

                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發布的《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進一步明確了兩種故意傳播新冠肺炎病原體的情形,可依照刑法相關規定,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法治周末記者采訪了中國刑法學研究會理事、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文華,對疫情防控期間如何準確打擊相關違法犯罪進行解讀。

                故意與過失傳播,處罰差異大

                法治周末:針對目前的疫情防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如何規定的?嫌疑人有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的患者也有未確診的,他們的責任認定是否有分別?

                王文華:1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同意,國家衛健委決定將新冠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乙類管理,但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如果違反該法,情節嚴重的,可能觸犯刑法,構成犯罪。如果故意傳播,有可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如果過失傳播,則可能構成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發布的《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就有規定,故意傳播突發傳染病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2月6日,發布的《意見》進一步明確規定了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原體的兩種情形:已經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疑似病人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并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

                如果患有突發傳染病或者疑似突發傳染病而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者治療,過失造成傳染病傳播,情節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按照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最高可判處七年有期徒刑。但只有在出現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危害后果時才構成這一犯罪。

                法治周末:如何認定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構成此罪面臨什么處罰?

                王文華:行為人只要在主觀上“明知”自己攜帶傳染病病原體,且在客觀上采取接觸、投放等方式傳播該傳染病病原體,積極追求或放任行為結果,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就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可以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出現了致人重傷、死亡的實害結果,則可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直至死刑。

                法治周末:如何區分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王文華:兩罪一個是故意、一個是過失,罪過心態不一樣處刑差別也很大,前者最高可以判處死刑,后者最高可處七年有期徒刑。

                大部分嫌疑人被抓其實都會主張結果的發生違背了自己的意愿。因此,要結合客觀行為及醫學專業標準表現來判定行為人究竟是否明知、是出于希望還是放任的故意心態,還是疏忽大意、過于自信的過失心態來推定。如果結果的發生具有極高的概率,那么就足以推定行為人對結果發生持有放任心態。如果誤以為自己沒有感染,但不服從政府管制,則會構成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可能觸犯的多個刑法罪名

                法治周末:這次大家很關心如果涉及瞞報,會不會觸犯刑法罪名?

                王文華:對于從事傳染病防治的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工作人員,如果未按要求預防、控制或者預防、控制措施不當、隱報瞞報、不執行應急處理指揮機構的決定、命令等行為,造成傳染范圍擴大或者疫情、災情加重的,應當以傳染病防治失職罪定罪處罰。

                法治周末:在疫情防控過程中,還可能觸犯哪些刑法罪名?

                王文華:《意見》明確規定,其他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

                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用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醫用器材,或者銷售明知是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以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定罪處罰,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

                此次出臺的《意見》明確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或者生產、銷售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假藥、劣藥,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假藥罪或者生產、銷售劣藥罪定罪處罰。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最高可判無期徒刑,生產、銷售劣藥罪最高可判無期徒刑;生產、銷售假藥罪最高可判死刑。

                此外,諸如抗拒疫情防控措施、暴力傷醫、哄抬物價、詐騙、聚眾哄搶、造謠傳謠、疫情防控失職瀆職、貪污挪用、破壞交通設施、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等行為、觸犯刑法的,都有可能構成犯罪,行為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同時還要依法嚴懲公職人員的瀆職犯罪。

                不能不區分具體情況一律嚴懲

                法治周末:在重大疫情防控期間的醫療物資的制假售假與普通時期的責罰是否有所區別?

                王文華:在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采取嚴厲的刑事政策有其必要性、正當性,但是也不是一味的嚴懲。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要求,要準確適用法律,依法嚴懲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等各類違法犯罪行為。

                不過應當注意的是,既要“嚴懲”,也要“依法”,不能突破罪刑法定原則等基本原則,依然要遵循憲法的規定,在保護公共利益、維護公共安全、社會秩序的同時也要保障公民基本權利。

                法治周末:在這次抗戰疫情中還有哪些涉及刑法的問題需要關注?

                王文華:地方執法不能搞“一刀切”、不能不區分具體情況一律嚴懲。例如,在未出現癥狀前,故意隱瞞自己到過疫區的事實,逃避檢疫、強制隔離的并不等同于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者治療,根據相關司法解釋,應當無罪。

                總之,能夠用治安處罰和其他非刑法處罰方法解決的問題,本著刑法謙抑的精神和最后法的定位,盡量不要輕易動用刑罰,因為刑罰本身是把“雙刃劍”,各方需要承受的成本都很高、利弊兼具。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021chw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日本道二区高清视频,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网站地图